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熟女小说  »  那年的复杂心
那年的复杂心

那年的复杂心



那年高二,又到了莺飞柳长的时节。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的小河边,粉红的雪白的桃花争相绽放,岸边细长的垂柳如丝般柔顺,河中央五颜六色的水鸟一会儿扎到水里,一会儿追逐嬉戏。空气中弥漫着无尽的春的气息。回家的路上,一边看着迷人的春色,一边快步向家走去。

  回到家,妈妈马上把丰盛的晚餐摆在了桌面上。妹妹蹦跳着从房间走出来,妈妈一边问我学校的情况,我们三人一边开始吃饭。

  我叫小飞,爸爸当的是海员,平时基本不在家。妈妈一个人全职照顾着我们兄妹俩,妈妈今年38岁了,岁月的痕迹仿佛没有从她的身上停留。虽然不怎么用化妆品,但精致的面庞没有一丝皱纹,高耸的胸部和毫无坠肉的腰构成了世间最完美的曲线。平时对人总是非常的和善,说话前都会露出一线的微笑,她的笑容亲切却又有一种天然的矜持,良好的气质让交往的人不由地生出敬意。而且平时有什么事情都会主动热心地帮助别人,周围的邻居都说她是个好人。

  我的妹妹小云读初三,由于天性好玩,成绩总在中游晃荡。她继承了妈妈良好的面容,虽然年纪不大胸部也比较可观了。虽然成绩一般但是非常的活泼,周围总能聚焦一帮子的的同学。妈妈把重心一直放在成绩较好的我的身上。再加上今年高二,还有不长的时间就要高考了,关心和紧张时常挂在妈妈的脸上。
  饭桌的聊天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想着老师的训话。胡乱扒了两口就到房间,门一关就开始复习。我的班主任是我的数学老师,也是我的表姐,年轻漂亮不乏追求者,但眼高于顶,冷峻的面容总是无法让人靠近,一直保持着单身。见到我前一段时间成绩的下滑,专程叫我到办公室给我训话。由于她的严肃,我从小一直比较害怕见到她。她穿着一身职业装,眼神严厉,声音高高低低苦口婆心,我盯着自己的脚尖,一句话也没办法说出来。

  以往总能静下心来,但今天脑子里乱糟糟的,什么也看不下去。又想起昨天晚上的梦,梦里老是梦着追一个裸体的女人。我只能看着她的背影,她光着脚,披着长发,细细的腰肢,优美的曲线,两只小白兔不停地跳跃。刚开始老是追不上,追着追着,我抢步上前,一把抱着了她。

  我的两只手一边一只抱着丰满柔软的乳房,下身紧紧地贴在她的臀缝,前端传来一阵阵温热的感觉,那强烈的触感不时地刺激着我的尖端,瞬间硬到极点,我正准备向前冲刺,忽然她转过脸来,一霎那,我再也忍不住,射了出来。那是怎么样的一张熟悉的脸啊,十几年来,几乎每天都陪伴着我,原来她就是妈妈,她那双充满埋怨和失望又有些许期待的复杂眼神,一闭眼马上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  我在惊吓中醒来,一边回味着梦里的情景,一边陷入无尽的自责。马上到洗手间换洗了内裤偷偷晾在阳台。然而越是想回避,越不由自主地想看着她。妈妈虽然快40了,然而身材和容貌一直保持得非常好,一头长发绑成马尾,姣好的面容气质脱俗。丰满的胸和纤细的腰总是能吸引很多路人的目光。

 〈着我如此的反常,妈妈收拾好碗筷,轻轻地敲开我的房门。我低下头,不敢看她关切的目光。然而余光总不觉地向她的胸部和腿间扫来扫去。看着桌上摆着我的成绩单,短短时间已经从班上的第一名,降到了第十名。妈妈最近虽然没有责备我,但是我能感觉到她那种担心,比骂我来难受。然而走火入魔的我,再也无法集中精神读书。

  妈妈对我的狼一样在她身上巡视的眼神看在眼中,向我走近,闻着那种淡淡的清香,我又无耻地硬了。妈妈看了我的帐篷,脸微微发红,象是决定了什么似的,跟我说,我们家都没怎么读过书,就你最有希望完成爸妈的期望,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如果你能做到每月月考能进一步,我会给你的想要的,而且也会进一步。

  只见妈妈走向房门并反锁。背过身去,先从上衣脱起,光洁的背部闪着圣洁的光芒,接着只剩下三点式。她转过身来,我看着她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,雪白的胸脯大部分露在外面,白花花的大腿让人目眩。她走到我面前,从后面将胸衣脱下,捉着我的手,一边一只按在上面,我的脑袋嗡地大了,凝脂般的手感从手心一直传到脑海里,我不由自主地用力揉搓着,乳房在我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状。

  虽然妈妈年已快40,但饱满的胸部顽强地反抗着地心引力,依然是那么的挺拔。妈妈轻轻地将头发后的马尾打开,一头乌黑的头发散落下来,柔情的眼神看着我,慢慢地脱下了内裤。我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,梦中圣洁贞静的女神,终于完完全全的出现在的我眼前。平坦的小腹下面,有一块微微的陇起,下面稀疏整齐地排列着倒三角的阴毛。我的右手情不自禁地向下摸去,细嫩的肌肤,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。我用手指抚摸着迷人的细缝,感受到动人的体温,不一会就温暖湿润了。

  妈妈的手解开了我的裤带,脱下我的裤子,用手轻轻地握住了我的粗大。轻叹一声,原来我的宝贝已经成人了,都长这么大了。柔软的双手在我的分身上面慢慢地加速,看着妈妈美丽细嫩的手,在我的羞处给我服务,如潮的快感包围了我,我叫了一声妈妈,脑子一空,射了出来,精液喷到了妈妈的腿上,阴毛上,有一种淫靡的感觉。我抬头望着妈妈的眼神,依然是那么的高贵。她拿起纸来,给我和自己清理了一下,左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子孙袋,右手在我萎缩的分身上缓缓地滑动,不到十分钟,又开始硬了。

  这次的时间比较长,我一边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和阴部,一边接受着时轻时快的撸动,幸福的感觉弥漫在身边。快感如过山车般时上时下,我用心地享受着这无与伦比的感觉,霎那间仿佛在云端飞舞。我不时地说快快快,妈妈的手加快了节奏,突然间感觉我的菊门,有一根温柔的手指伸起来,刺激再次到了顶点,我不由自主地射了出来。

  充满期待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慢,虽然每周末我还是回家,但是妈妈再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,即使我偶尔有些冲动,也被妈妈严厉的目光制止了。想着只要我的成绩能进步,妈妈给我的就能更进一点,我不由得下了狠心。只要胡思乱想就用冷水洗脸用针扎自己,慢慢地我也就能控制住自己,全身心地投入在学习中去。
  不由得感叹人潜力的巨大。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月考放榜,在班级我得了第三名。想着妈妈的奖励,我无限憧憬。妈妈来到了房间。看得出来她刚洗了澡,长发还有些湿润。她走到我身边,先把自己的衣服脱掉,再蹲下来慢慢地脱下我的裤子,我早已坚硬如铁。

  忽然我感觉一暖,分身进入一个温润的包围。我最爱的妈妈,竟然在给我口交。虽然动作没那么熟练,但是很认真,她反复吞吐着我的分身,时不时地用舌尖扫我的马口,时不时又进入喉咙深处。秀发已经遮住了她的脸。我分开她的长发,看着这张美丽的脸,无比的满足。精关一松,抱着妈妈的头,一挺全部射了进去。妈妈一呛,还是全部吞了下去。

  我的分身在她的嘴里一跳一跳地,妈妈细心地帮我舔着做清洁。年轻的身体恢复得就是快,一会儿又在嘴里硬起来。看时机成熟,妈妈将分身从嘴里退出来,仰躺在床上。我再也忍不住,扑了上去。下身不住地前冲,确怎么也找不到地方。妈妈轻轻地笑了一下,用手捉住,在一处温暖湿润的地方,磨了一下,就放在那里了。我腰一挺,只听两人都轻声地啊了一下,终于合为一体。

  妈妈虽然生了我们两兄妹,但是长期都是一个人,里面还是很紧。在里面的感觉和手淫口交完全不同,一团嫩肉紧紧地咬着我的分身,即使是在里面不动,也感觉非常的舒服。无尽地幸福强烈地包围了我,世间的荣耀财富在我眼里都成了浮云,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,再多的牺牲我也愿意。我不由得大起大合,使劲冲撞起来。妈妈推我一下,「慢点,我很长时间没做了,要有个适应的过程。」
  我慢慢地抽插,看着我们交合的地方,淫水慢慢流出来。

  我的分身在妈妈最宝贵的私处进出,大阴唇已经完全分开,我的分身不时地把粉红的嫩肉带出来。我用劲地感觉到里面的每一丝蠕动,生怕一闭眼就成了梦幻消失,我多么希望时间在此刻停止,让我的快乐和幸福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两个乳房,看着妈妈充满红晕地脸。她紧闭着双眼,慢慢地小声叫着快一点。我开始加速,妈妈的里面很奇妙,就象一个小手,有节率地慢慢一下一下地收紧,握得我非常的舒服。

  我进入到深处,不停地击打着妈妈的耻骨,灵魂在云端飘摇,极度的快感让人幸福如潮,只希望这种快乐能永远下去,不要停。我依然快速抽插着,妈妈的声音已经越来越高吭,突然里面我的分身好象被人使劲握了一下,再也忍不住,象机关枪一样突突地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子宫,我一边射一边死死地抱着她。过了良久,已经软了的我仍然不想拔出来,我抱着妈妈,央求她不要走。妈妈摇了摇头,用纸巾擦拭着下身流出的白色液体。穿上衣服,走出房门。